您好,欢迎您光临四川多联实业有限公司官方网站!
全国服务热线: 400 8786 333

首页 >> 行业新闻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布 《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布 《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

发布时间:2017-05-09    作者:多联实业    浏览:93735    来源: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发布  《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
5月23日,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对外发布《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据了解,《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初稿)》经中国塑协六届五次理事大会广泛征求意见后形成征求意见稿。《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经充分征集意见并做了多次修改,于4月8日在北京召开的科技咨询委员会上提交讨论并继续征求意见形成送审稿,《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送审稿)》经中国塑协六届六次理事扩大会议审议通过后正式发布。


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
中国塑料加工工业协会
前言
塑料加工业是以制品成型加工为核心,以合成树脂及助剂、塑料机械及模具为重要组成部分的新兴制造业,既是为经济社会提供产品、配件和材料的国民经济基础性产业,也是为消费者提供安全、卫生、优质可靠产品的民生产业,同时还是推动新材料产业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


“十三五”时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最后冲刺的五年,是深化改革开放、加快转变经济发展方式的攻坚时期,也是塑料加工业由大变强的重要时期。制定科学合理的《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对于塑料加工业继续把握住我国发展的重要战略机遇期、进一步赶超国际先进水平、推进产业结构调整转型升级、促进塑料加工业长期平稳健康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编制《中国塑料加工业“十三五”发展规划指导意见》(规划期为2016-2020年),作为未来五年我国塑料加工业发展的指导性文件和实现塑料制造强国目标的行动纲领,同时也可作为塑料加工业各子行业和各地区编制规划的重要依据。


一、“十二五”塑料加工业取得的主要成绩与存在问题
“十二五”是塑料加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关键时期,是进入优化结构调整,转变发展方式,提升产业素质的重要发展阶段,是成长壮大期迈向成熟期的重要过渡期,在全球金融危机持续影响下,实现了稳定增长,结构进一步优化,质量效益稳步提高。


(一)主要成绩
1、塑料加工业实现了稳定增长,但下行压力逐步加大、增速持续下降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十二五”期间,塑料制品产量由2011年的5474.31万吨增加到2015年的7560.82万吨(汇总统计7226个企业),2011-2015年同比增长分别为22.35%、8.99%、8.02%、7.44%、0.95%,年均增长为8.41%,比“十一五”20.1%的年均增长下降了11.69个百分点。“十二五”塑料制品产量增速逐年下降,特别是2015年降幅较大,进入中速增长的新阶段。

表1 2011-2015年塑料加工业主要经济运行指标



2、规模增大集中度提高,经济运行质量稳定提高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十二五”塑料加工业规上企业由2011年的12963家增加到2015年的14763家,年均增长3.3%,集中度有所提升;规模以上企业主营业务收入由2011年的15583.74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21466.10亿元,年均增长8.34%;利润由2011年的882.29亿元增长到2015年的1302.53亿元,年均增长10.21%。“十二五”塑料加工业经济运行质量和效益不断提高,其利润增速高于主营业务收入增速1.87个百分点。主营业务收入利润率由2011年的5.66%提高到2015年为6.07%。但以人工成本为核心的生产要素成本不断增加,资源、环境、能源约束增强,企业利润空间被大大压缩,主营业务收入和利润增速下滑,致使全行业利润增速逐年下降。


3、出口稳步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2011至2015年塑料制品出口量由1304.70万吨增加到1651.47万吨,年均增长6.07%。2015年出口量已占到制品总量的21.84%,2011至2015年出口额由393.09亿美元增加到610.62亿美元,年均增长11.64%。出口额的增速高于出口量增速5.57个百分点。但出口下滑明显,2015年出口量和出口额仅增长2.73%和1.04%。


4、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清洁生产、节能减排效果明显
塑料加工业加快结构调整转型升级步伐,产业结构进一步优化,高新技术产品比例明显提高;行业生产集中度大幅提高,大中型企业数量明显增多,品牌效应日益凸显,企业竞争力进一步加强;从注重数量增加转向质量提升,从劳动密集型向技术、资本密集型逐渐转变,出口产品由中低档向中高档产品逐渐转变;通过加快实施“走出去”、“请进来”的发展战略,行业资源配置得到进一步优化。


塑料异型材门窗、耐热保温塑料管道、聚苯板(EPS)、挤塑聚苯板(XPS)、聚氨酯泡沫塑料等在建筑、冷库保温,冷热介质输送、水产保鲜等领域深化节能应用。电磁加热节能技术、气凝胶保温节能技术、注塑机两板机技术、塑料动态成型技术、同向锥形双螺杆技术、伺服驱动与控制技术等新技术应用提高了塑料加工业节能效率。新的成型技术如超剪切塑化、功率超声塑化、微层叠技术等应用于塑料加工过程,在提高加工技术水平的同时降低能耗。绿色环保助剂开发及应用取得进展。无溶剂复合工艺、水性聚氨酯浆料和胶粘剂技术的逐渐成熟,以及有机废气高效净化处理回收技术取得突破逐步改变了塑料软包装以传统溶剂复合为主的局面,VOC排放量大幅降低。废旧塑料循环利用逐步向高品质、低能耗、规模化方向发展,高值化利用实例屡见不鲜。


5、创新发展迈出了新步伐
“十二五”期间,塑料加工业累计获得科技进步奖10余项,部分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获得中国专利金奖两项,优秀奖累计10余项;按照国际专利分类方法,2011-2014年,塑料加工业授权发明专利数量达到12104件,超过“十一五”(6377件)近一倍;截止到2014年底,塑料加工业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已达25个,约占国家认定的技术中心总数的2.3%。科技创新和技术进步对塑料加工业支撑和保障作用越来越明显。全行业以企业为主体,产学研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体系已初步形成。


(二)存在的问题
1、产品结构不合理,中低档产品比例高,产品同质化程度严重
塑料加工业基础薄弱,产业素质偏低,整体创新能力薄弱导致产品结构不合理,盲目投资加剧产品同质化程度,低水平竞争加剧,中低档产品比例过高,产品结构不合理,高端产品市场需求不足。


——高端专用料、工程塑料尤其是特种工程塑料研发及应用水平与国际先进水平差距较大,多种工程塑料、专用料依赖进口,直接影响塑料制品高端化应用,与我国快速发展的新能源、生物医药、交通运输、航天航空、电子电器、信息等高端应用领域不相匹配;


——医用塑料产业在原材料选用、新产品应用、总体消耗等指标与发达国家差距较大,主要以一次性注射器、医用输液袋、PVC导管等消耗量较大的中低档产品为主,用于透析、心血管以及心脏类等高端医用塑料制品仍需大量进口;


——塑料管道产品多以中低端为主,用于工业领域的耐磨、耐腐蚀、耐热、清洁等特种介质输送管材,市政建设需要的大口径、高强刚度管材,矿山阻燃、抗静电管材,中高压油气输送管材,特别海上油田用油气管等高端产品与国外差距较大;


——盲目引进引发的阶段性、结构性产能过剩尚未有效化解,而高端产品仍需大量进口。如双向拉伸产业在普通包装膜产能严重过剩尚未化解的情况下,锂离子电池隔膜产能预计在2015年达到23亿平方米,大大超过全球需求量,又形成新的产能过剩,而高端隔膜进口比例达80%以上,整个隔膜进口率达70%。说明结构性、阶段性产能过剩顽疾已严重影响企业健康持续发展。


2、科技创新能力薄弱,创新体系有待完善
“十二五”期间,塑料加工业因整体创新体系不健全、协同创新体系的缺失以及科研成果转化体制的约束,使得企业与大专院校、科研院所对接不畅,研究成果产业转化率偏低,难以形成合力。企业技术中心、行业科研机构的科研活动缺乏前瞻性、系统性研究,尤其是对基础课题、前沿技术和关键共性技术的研发投入不足。作为行业技术创新中坚力量的企业技术中心别是中小企业普遍面临技术人才匮乏、资金不足等问题,创新有待提升。


3、行业区域发展不平衡,产业布局有待调整
我国塑料加工业主要集中在东部沿海,中西部相对落后。随着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深度实施,中西部地区塑料制品的产量年均增幅高于东部。从产品结构方面,东部塑料加工业随着配套工业的完善逐步趋向成熟,高端产品产量和生产企业数量等均远高于中西部,而中西部塑料加工业无论产业规模、产品质量及技术水平与东部相比差距进一步拉大,产业布局仍有待调整。


4、知名品牌产品不多,贸易摩擦频发
“十二五”期间,塑料制品产量稳步增长,规模化集约化有所提升,但品牌建设、品质提升等滞后,技术创新能力薄弱,以致发展后劲不足。随着我国塑料制品出口量的逐年增加,相关的贸易摩擦事件频发。一方面是由于我国出口的塑料制品仍以技术含量较低的中低端产品为主,另一方面是有关国家加强了劳动密集型产业的贸易保护以此来扩大就业。出口的塑料袋、塑料型材门窗以及双向拉伸聚酯(BOPET)薄膜均不同程度受到反倾销调查,欧盟通过频繁制定并更新食品接触塑料制品的技术法规和标准、儿童玩具安全指令等措施,形成了阻挡我国塑料制品进入欧盟市场的“绿色技术壁垒”。


二、“十三五”期间面临的发展机遇和挑战
塑料加工业正进入增长阶段转换和结构转型升级的关键时期,产业正步入成熟期,面临着难得的产业升级发展机遇。在经济新常态下,塑料加工业要在中高速中实现中高端化,任务艰巨,面临严峻挑战。


(一)发展机遇
“十三五”是我国完成小康社会最后冲刺的关键时期,是我国由中等收入国家迈向高收